【腐向BL】04

李芠回到家後立刻就把過夜的生活用品備齊,等時間一到就準備去友人家了。他這次算的很精,父母那邊已經找了個藉口說要去住同學家做報告,至少待個幾天是一定要的;再想想他妹平常都是晚上九點十點才會回家,他也就能在她不知情的時候離開了。


很好,換洗衣物、牙刷、手機、錢包,除此之外應該不用再帶什麼了吧?我高興的哼著歌,雖然在學校還是會見到赫天這傢伙,但至少現在我晚上能睡好一點了!


一想到我妹在那天宣布自己是赫天的眼線後,無時無刻都在注意我的一舉一動我就由衷感到一股惡寒,連覺都不能好好睡,這實在太痛苦了!


不過,這種痛苦的日子也只到今天結束了!至少今晚,我終於可以安心睡覺了。


一邊哼著...

【腐向BL】03

語畢,赫天站到我面前,身型高大的他立刻就擋住我的視線,現在他跟我的距離好近……跟他相比之下我就顯得好矮小。

倏地他扒開我的制服,一接觸到冰冷的空氣我的身體就不由自主的顫抖。

嘖嘖,真是個敏感的傢伙。

「皮膚真白呢,你都沒在曬太陽?」好像女人的肌膚……

「有誰會有事沒事光著上半身去曬太陽啊?!」可是仔細一看,我的膚色確實比一般男生要白上許多,也難怪赫天他會這樣想……嗚哇,赫天他的手竟然摸上來了!

修長的手指在我身上游移,惹得我一顫一顫的。

嗯,果然摸起來軟軟滑滑的,不像一般的男生皮膚粗糙,質感不錯。赫天點點頭,不知道他心裡在盤算些什麼,突然一股害怕的感覺竄上心頭,叫我身子是繃得更緊了。

「放輕鬆點,我又不會吃...

【腐向BL】02

從上次的內褲事件過後,全班對我的態度也不像從前那樣冷淡,反而還異常熱情?不,說熱情也不太對,只是偶爾,會對我露出一抹意義不明的微笑。

那笑容……是在同情我嗎?

「你不覺得班上同學對我的態度很奇怪嗎?」我問向一旁的友人,只見他笑而不答。

「這麼說來,你妹現在過的還好吧?」他轉移話題, 「學生會長……還有沒有刁難你?」

我搖頭,「不,自從上次那件事過後,他就沒再搭理我了。」

友人安慰似的說:「那就好,我還真擔心他真的去查你妹到底有沒有那『罕見疾病』呢。」

我乾笑兩聲, 表示贊同,就是呀……如果他真的去查怎麼辦呀?我可是已經想不到什麼看似合理的藉口了。而且如果被我妹發現──我已經可以想像得到...

【腐向BL】01

「我好像被那個人討厭了……」

友人看著我搔搔頭,「不可能吧?是不是你猜錯了,他對任何人都不錯呀。」看友人這樣子,顯然是一點也不相信我的話。

我搖搖頭,「我感覺的出來,那個人是討厭我的。」

友人再次提出質疑,「為什麼?」

我嘆了口氣,無奈的道:「你有發現嗎,那個人不管對誰都是一副笑容滿面的樣子,卻唯獨我,他從未對我露出任何笑容。」有的都是不耐的表情,這還只是表面而已……

「但你也不能只憑這樣就猜測他是討厭你的呀。」

「我當然清楚,希望這只是我多慮了而已……」

突然一陣驚呼吸引了我和友人的注意,教室外一名女同學搬著厚度高達好幾十公分的講義,戰戰兢兢的走著,那疊講義高過女生的頭好幾公分,若是一個不小心就會讓講義全...

© 呼呼呼 | Powered by LOFTER